????万物梦苏惊华间,古韵寒陇百丈炼。

????阴阳崩殂天地鸿,乾坤顺逆皆一念。

????……

????古老的村庄中,百姓怡然自得,安居乐业,或耕田与原野,或纺纱于家院,孩童嬉笑追逐,老人围坐而谈,静雅淡薄,田园阡陌。

????远处的山上聚有一片湖泊,白发老者身穿布衣,头戴斗笠,负手于湖边静静的凝视湖面,水鸟来去,水花涟漪,清风徐来,满是心旷神怡,山间远远听去,隐约还有人高声唱着山歌。

????他只是心神凝聚,便忽然从岸边出现在了湖中央,湖的中央放置了一张棋桌,上面的陈列的棋子却并不是寻常棋子,而是八卦之符。

????老者举起手,却又放下,有些失落。

????“妖尊,你与我的对论,还未完结呢……”

????兀自的言语让他失落更甚,他一摆衣袖,忽然又出现在了湖畔,那湖畔围着一亩农家的篱笆,里面并未种植果蔬,而是静静的栽了三株娇艳欲滴的花。

????老者挥动手掌,那湖中一缕湖水慢慢升起,凝聚成一朵轻柔的水球,水球慢慢落入花圃之中,那三朵花儿也愉快的摇曳着,就像在歌颂生命的美好,在感谢老者的浇灌。

????唯有这个时候,他才有了笑意,就像农民得了好收成。

????走过来回,他像是没了留恋,然后双手扭动,那三朵花儿便被一大簇波纹的结界包裹,那湖中央的棋盘也猛地落入湖中不见了踪影。

????做完这一切,老者缓缓闭目,慢慢消失在了原地。

????乾坤之术,炼化阴阳,他推算千年,察觉到了将要来临的一场灾祸。

????就像他曾经和龙王所言:“天外来物不可轻视,若万物生变,你我皆要做好身死的觉悟。”

????龙王允诺,若当真有大灾难降临,定会庇护三界。

????脑海之往一一走过,老者将自己埋入那虚无境界,世人再看不见他的身影,也再无法察觉他的气息。

????“就此闭关,若能突破桎梏,或许能有妖尊那般境界,倘若如此,天地也便没了灾祸。”

????这一闭,便不知了岁月。

????再度苏醒之时,人间已大乱。

????他在乾坤虚无中感受着,那炙热的邪恶燃烧在秩序之中,每时每刻都有生灵破灭,那些魂魄,那些生命,流逝的就像滔滔流水,奔涌不停。

????秩序动乱,连神鬼两界也受到了波折。

????老者双目愕然睁开,他洞悉着世间,灾祸来的居然如此之快??

????但只刹那,他便明白,这并不是那足以撼动三界的灾祸。

????“就由世人去吧……”

????自言自语着,他随后继续陷入冥思,他的精神领域充斥着浩瀚星辰,推演天地规则。

????但那邪恶气息,却如同烦人的苍蝇,总在他的耳边惊扰。

????“龙脉。”他平静的说着,也明白了那邪恶之物垂涎的目标。

????世人无力抗争,血肉模糊,家河破碎,那魔物居然就猖獗到要血洗人间,而人兽两族却无能为力,只能节节败退。

????肮脏晦气,越发广袤,染脏了这片土地,龙脉若被魔物占据,定会侵蚀这片山脉的所有生灵。

????但老者细细查探,却发现了不寻常的事情。

????那魔物,居然没有神鬼气息,而是浑然天成的自然之物。

????那一刻,他便清楚,这不是邪魔所化,而是自然的报复。

????自己修炼乾坤,无法斩断自然,自然便是乾坤,乾坤亦归纳自然,……他无法自斩,也不能自斩,相比于眼下的祸乱,那推演中的灾难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。

????“轰!!”

????虚空破碎,秩序崩坏,乾坤法则在刹那间如惊弓之鸟,疯狂避让。

????刚才还一副天地无敌模样的魔物,居然在一刹那吓得退缩不动,就像是在求饶。

????老者立于九霄冷冷的看着他,左手凭空而握,那魔物便开始惨叫,叫声响彻千万里,直撼的云散风狂。

????“便如此吧……”

????扰乱人间的魔物,瞬间悄无声息,巨大的体型也变成了百分之一,静悄悄如同被冰冻,再没了半点动静。

????老者叹息一声,无奈而又失望,他没想到,人间居然如此羸弱不堪,这等低贱魔物就能乱了江山。

????举手撼动苍穹,反手震慑天地,那作恶的蛆虫便被随手封印,冻结了它的岁月,让它无法有破解的契机。

????而后,他扯碎大地,将那一片自己曾经垂钓过的湖泊捏化成深谷,将那魔物丢入其中深埋,并移山填海,将湖泊化作了高山,又将自己最爱的三朵花,洒在山中各处,没了踪迹。

????抬头看,曾经一望无际的森林、草原,此时都只剩下荒芜野地,生机已经消失殆尽。

????“唉……”

????一声长叹,蹉跎斑白暮容。

????他已然立于这世间的巅峰,但他并不宁静,九天之外,有未知的存在正在虎视这片天地,就连天龙之王也察觉到了危机,巅峰的存在,却也有着俗尘未知的忧虑。

????静归虚无,他再次进入了长眠。

????他做了一个冗长的梦。

????梦里,妖尊风华正茂,负手自九天外而归,闲笑着邀他继续讨论那已至半路的八卦规理。

????梦里,百姓带月荷锄,衣食无忧,在那山间、水边游玩,山歌依然荡漾。

????梦里,那娇嫩的花又到了盛开的季节,他慢慢的浇灌着,花儿一如往常喜悦摇曳,清香四溢。

????梦里。

????梦醒。

????他终究没有算错,等到了那前来的强大。

????世间混沌之际,秩纹道破音鸣,宁静的尘世还在玩着过家家的游戏,而星空之上,乾坤圣尊早已睥睨天地,以非凡之躯迎战天外来敌!

????他以无尽霸气震慑万千,他以纵横气概战退一切。

????但他终究差了半步,尽管他演练乾坤变法,本该超脱俗尘束缚,可面对超出想象的敌人,他也不得不崩断自己几乎成型的乾坤魂链,那一刻,乾坤之法彻底绽开自封,恢弘气势瞬间荡破三界规则。

????超乎虚无,足踏众生,自妖尊覆灭之后,再没有如此这等毁天灭地的威魄。

????那本该覆灭世间的灾祸,灰飞烟灭,荡然无存。

????他变成了碎片,身死九天之外,残破的魂灵带着一捧灰烬,临终前的一刻,他抓取了一把星光,挂在了自己棺椁之上,沉眠在那星辰墓中,棺椁合拢,已是云淡风轻。

????靡靡之中,天龙王化作人形,在那棺椁之外漂浮,低声问道。

????“乾坤,你之造化,已近妖尊之能,亦可傲视世间一切,何故如此,身死封神前夕?”

????何故如此……

????他本该成为如妖尊那般万古流芳的超凡之人,但他却选择默默无闻,湮化在岁月长河。

????他没有妖尊那种逆天道路,自然没有与世间为敌的理由。

????“世上……已无乾坤。”

????他轻轻回应,天龙王听罢,只是微笑,然后抱拳施礼。

????“圣尊庇护天下生灵,大功德举世无双,吾当敬之!那天外的威胁,便由吾秉持圣尊夙愿,寻尽根源,扫尽黑暗。”

????“有劳龙王。”

????……

????长眠,却也有不曾享受过的安宁。

????他依然超脱俗尘,轮回不束,鬼界不敢收,神界无处纳,魂灵就这么安息在自己的墓中。

????他一身厌恶黑暗,最后却被葬在了黑暗,只有棺上那丛天外带回的星光留存,不曾消散,照耀着他的遗留。

????不知多少年已过,那万古不曾被打扰的宁静,忽然有了一个夹缝般细小的动静。

????有人打扰。

????那些蝼蚁般的冒犯之人惹的人烦,但却有一个特殊的存在,他的身上,却有一缕似曾相识的暗香。

????“终究,还是来了……”

????棺椁之中,是一份良久的沉思。

????圣尊试探着和来者交谈,对方言辞梗塞,是个涉世尚浅的年轻人。

????他将那尘封的棋桌抬起,递在来者面前。

????几番波动,解开了。

????“呵呵,有趣……”

????魂力轻轻灵动,来者脚下忽然变得空荡荡,一路哀嚎坠落,让这个寂静了无数年月的地方重新有了活泼的动静。

????他感受到来者的气息,那身体内窜动着胆小和唯诺,但对事物又充满好奇心,让他不由得想起了无数年前的那个村庄。

????那时的他,也是这般,二十多岁的人,虽有闯荡的梦想,却没有纵横江湖的能力,磕磕绊绊,跌跌撞撞,不知吃了多少苦,经历了多少次生死之间的徘徊,方才早就了如今了的圣尊境界。

????他笑了,亦如曾经踏出山村之后,看见新天地时的神态。

????大门推开,台阶上的脚步声越发靠近,他慢慢飘出棺外,那生涩的年轻人正怯生生的看着自己。

????“前辈,您……,就是传说中那位天师么?”

????“天师?”对于这个称谓,他觉得有些夸大,生前的他,在村里只是一个糟老头子,忽然得了这种美誉,让他有些不习惯。

????“岂敢……,不过是一介凡夫而已。”


欢迎大家访问:悟空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kbooks.com/book/92830/305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