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五章忧虑

小说:一剑朝天 作者:青涩的叶 我要报错
????一天之内,有两人都倾向于止损这个建议,对此吕安感到很费解。

????行军之道,优则进,进可攻,劣则退,退可守。

????但是兵者诡道也,这进退之道,皆在一念之间,有时候以进为退比为退而退要好的多。

????大多数人都会看局势而被动进退,却没有胆量审局势而反其道行之。

????两种不同的做法造成的结局自然是不同。

????现在局势大劣,已经有两个人在劝吕安避其锋芒,止损为重。

????但是在吕安看来,今日一避让,那么基本可以确定整盘大局将全部退让,必将大败。

????以吕安的性格,不去拼一次,就这么承认自己输了,吕安做不到。

????被人牵着鼻子耍了一路,然后就承认自己输了,吕安绝对不承认自己就这么输了。

????一句话,就是不服气。

????凭什么被人当猴子耍了那么长时间,身上还莫名背了这么多的罪名了?

????都到这个份上了,好不如破罐子破摔,反正局势已经到了这一步了,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。

????只要还存有万分之一的翻盘机会,那么吕安绝对要去试上一试,有时候吕安就是那么倔,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认输,就好像以前在城头的时候,身边人都死完了,借着一个狭小的过道,吕安就死死的堵在那里,就结果还真的硬生生被他给抗住了。

????所以有时候信念比实力更为的重要,只要吕安觉得还有可能,那他必定会拼了命的去尝试一次。

????对于其他人的决定吕安选择了妥协,他自然不会去强人所难,不管是李牧还是逍遥阁,他们都是身后都站着一大帮人,还代表着某些人的利益,但是吕安他没有,他只知道韦愧骗了他一次又一次,耍了他一次又一次,甚至还将各种罪名全部按在了他的头上,最后他竟然出手杀了范承德。

????死在国风城的数百人皆是枉死的,对此吕安怎能忍得下去!

????“肖老,你的建议我同意,但是我选择不听。”吕安深思熟虑之后,说了这么一句。

????肖无的眉头动了两下,表情带着一丝疑惑,但是出乎吕安的意料,他并没有驳斥什么,而是平静的点了点头。

????“有所不为,方有所为。”不过最后肖无还是语重心长的劝了一句。

????吕安稍稍品味了一下,然后一笑而过,“不登高山,不知山之高,不临深溪,不知地之厚,知其不可为而为之,倔人也。”

????听到吕安这么说,肖无直接无奈的摇头苦笑了起来,并没有继续反驳吕安,反而用极其赞赏的目光的夸耀了一眼,“希望别再出现昨天那副情况。”

????吕安恭敬的行了一个礼,“多谢肖老,有件事情我答应了别人必须要去做,所以这次让肖老失望了,另外希望以后能有机会还这份恩情。”

????肖无直接摇头摆手,“这话要是被你师傅听到,那他可要在我耳边唠叨一年了,注意安全,去吧。”

????肖无这么说,吕安一下子不知道是笑好还是不笑好,最后还是露出了一副极其苦涩的笑容。

????走出酒肆之后,吕安随便找了一个地方,蹲在台阶上,干叹了一口气,然后拿出了一壶酒,在地上敬了一小杯,然后一个人独自喝了起来,显得格外的孤独寂寥。

????今天的国风城显得格外的“平静”。

????昨日声音最大的几伙人,今天全部都没了声音,一个个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。

????吕安感到有点费解,按理说,今天应该还在热火朝天的寻找自己才对,怎么会就没了声音了呢?

????吕安脑子不知为何突然冒出了一个极其危险的想法,他很想去和江琼聊一聊,昨天的晚上到底是谁干的?韦愧还是项水?当然他更想去和牧宽聊一聊,问问他昨天为何会突然出现在那个地方?

????但是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,吕安就把它给否决了,这无疑和送死没什么区别。

????既然不能找江琼牧宽,那就只能找井明了!

????一个吕安极其不愿意去怀疑,但却不得不怀疑的人。

????井府。

????两人此时正面对面的坐着。

????吕安手中捏着一个茶杯,正在出神,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。

????反观井明,一脸笑嘻嘻的看着吕安,一个人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。

????对于井明所说的杂事,吕安丝毫没有听进去,将杯中的茶水一口喝尽,然后就看向了井明。

????“公子,你知不知道,昨天死了好几个人,其中一个人还是我的朋友,前两天还来过我家,我们刚吃了个饭,想不到就这么没了。”井明感慨的说道。

????吕安听了之后,不由的轻笑了一声,点了点头,“是呀,真的死了不少人呢,估摸着有上百人,而且连我也差点死了。”

????井明稍微惊讶了一下,赶忙询问道:“真的吗?公子你没事吗?”

????吕安点了点头,“如果有事情的话,你觉得我还能在你这里喝茶吗?”

????井明想想好像也是,赶紧挠了挠头,嘿嘿一笑。

????“果然还是公子福大命大,实力高强,嘿嘿嘿。”井明腼腆的笑道。

????吕安看到井明这一如既往的笑容,心里莫名有着一丝叹息,也是用笑容回应了井明的这幅笑容。

????“公子还是笑起来比较帅气,之前都板着脸,让人感觉老气多了。”井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????吕安听了之后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????“公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?”井明给吕安倒了一杯茶。

????吕安伸了个懒腰,有点无奈的点了点头,“井大哥,当你知道井二井三背叛你父亲的时候,你心里是怎么想的?”

????突如其来的问题直接让井明僵住了,直接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????看到井明没有反应,吕安换了一种方式继续问道:“当时孙天背叛你,还把秦轮杀了,那时候你心里是怎么想的?”

????井明依然没有开口回应,脸都耷拉了下来,脸上的表情变得格外的严肃。

????吕安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井明,也没有开口说话。

????两人突然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。

????只不过这种氛围只持续了一会,井明淡笑了一下,一脸无所谓的说道:“公子说这些干嘛,反正都已经过去了,那时候咋想的我也记不太清了。”

????听到这个回答,吕安并没有感到意外,点了点头,嗯了一声,继续开口问道:“井水河死了那么长时间了,凶手到底是谁,你知道了吗?”

????井明摇了摇头。

????“不打算报仇了?”吕安继续问道。

????井明又摇了摇头,“问了城主两次,他并没有回答我,只能就这么不了了之了。”

????吕安点了点头,“说实话,据我现在所知道的线索猜想,那个黑刀男子应该就是韦愧吧。”

????这话刚说出来,井明直接否认道:“不是他!”

????吕安有点好奇的说道:“不是他?你为什么这么确定?”

????井明回道:“黑刀男子不是他,那时候的韦愧实力可没有那么强,强到可以将我爹一刀毙命的地步...城主说的。”

????听到这个解释,吕安点了点头,“你说的挺有道理,这个事情都已经过去四五年了,那时候的韦愧实力必然比现在差上不少,那么你调查了那么久,就没有一个嫌疑的对象吗?”

????井明这下子又沉默了,表情再次变得阴沉了下来,眼神中都带着一丝怨恨。

????看到这里吕安不由笑了笑,“城主给不了的答案,那就只能找别人要了?”

????井明猛地抬起了头,干笑道:“公子你在说什么呢?哪里有什么别人?”

????吕安没有深问,点了点头,嗯了一声,“不知道你这两天有没有出去看过,国风城死了很多人,而且已经变得很冷清了,今天的大街上估摸着连十个人都没有吧...”

????井明听到吕安突然开始说些不咸不淡的事情,整个人逐渐烦躁了起来,有点不满的问道:“公子你说了那么多,到底想说什么呀?”

????吕安看着情绪逐渐不稳的井明,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然后用极其平缓的语气说道:“井水河在的时候,国风城极为安定祥和,后来好不容易将你重新扶了回去,如今轮到你坐镇井府,看看这个国风城,哪里有半点安定祥和之说?要是井爷在天之灵看到你把国风城折腾成这样,你说他会不会气的爬出来?”

????用最平稳的语气说最狠的话,吕安向来极为喜欢这种说话方式。

????井明确实也被吕安这话给惊到了,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吕安,眉头早已皱紧。脸上逐渐布满了怒气。

????“你觉得我说的不对?”吕安又是笑着反问了一句。

????井明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,只是有点不悦的反问道:“只是有点不明白公子为何要这么说?难不成公子认为国风城如今的局势是我造成的?”

????吕安耸了耸肩,没有赞同也没有否认,“这我哪里能知道?只不过我现在想听听你的意见?”

????“听听我的意见?公子指的是哪方面的意见?”井明有点困惑的问道。

????“自然是如今的整个大局,局势发展过快,城主已经有点承受不住了。”吕安淡淡的解释了一声。

????听到这话,井明突然抬起头,眼睛格外的明亮,甚至还带着一丝兴奋,反观吕安在看到这一幕之后,表情瞬间暗淡了下来,即使吕安不想承认,但是眼前这一幕就这么摆在他面前。

????“公子,首先我不知道局势到底严峻到了哪一步,但是听你这么说,我觉得公子你不应该再继续去斗了,连城主都已经支撑不住了,公子你一个人冲在最前方,实在是太过危险了点。”井明直接说道。

????吕安嗯了一声,“那么在你看来呢?我应该怎么做?”

????井明不假思索的说道:“公子,市井之中有一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,迎风撒尿,到头来被尿滋一身,但是如果你反个方向,顺风撒尿,岂不是可以尿的更远?如今这个局势差不多就是这样。”

????听到这个比喻,吕安直接笑了起来,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话,只是在那里不停点头。

????看到吕安赞同了自己这话,井明的表情直接兴奋了起来,直接大喜着说道:“公子你如今的处境极为尴尬,那么你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和那伙人好好聊聊呢?我听说他们对公子还是很看好的,就像城主看好公子一样,只不过如今的大势在他们那一边,并不在城主那边。”

????吕安呵呵一笑,没有拒绝,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,然后起身拍了拍井明的肩膀,“话说的不错,但是道理不是这么讲的,你的话我听进去了。”

????井明仍想继续开口,吕安一把直接将井明摁在了椅子上,“今天就这样吧。”

????说完吕安就独自离开了,脸上的表情极为的古怪,看不出好与坏,但是脸上的失望极为的明显。

????吕安最想问的那个问题并没有问出口,但井明刚刚说的那些话,其实就已经给了吕安答案。

????......

????楚河此时正在祖秋的房间外面来回的踱步,表情格外的急迫。

????祖秋在房间里面已经待了很长时间了,昨天的那一大片雷还是让他受了一点伤,虽然不重,但却很麻烦。

????尤其在知晓了燚火门的遭遇之后,祖秋越发的紧张了起来,这个时候他也终于意识到,原来真的还有一帮人一直在那里虎视眈眈着,甚至还敢将主意打到他们这些宗门身上,但是他心中的对手依然还是吕安,要不是昨夜开始前,他的心境波动的过于严重,他自问不会让吕安从他手中逃离。

????祖秋深呼了一口气,又吐出了一口浊气,整个人的表情稍微好了一丝,皱紧的眉头也是稍微松了下来。

????开门之后,楚河直接冲了上去,“师兄你没事吧?”

????祖秋点了点头,楚河这才松了一口气,这个时候,要是祖秋受伤了,不管对祖秋还是对太一宗来说,都是一个大麻烦。

????燚火门的事情就这么摆在眼前,他可不想成为第二个燚火门。

????祖秋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一眼楚河。

????楚河赶紧开口说道:“江琼没死,据说伤的很重,谁做的暂时还不清楚,但是绝对不是吕安做的,外面有人传是剑阁做的...”

????听到剑阁两字,祖秋立马轻笑了一声。

????“我也觉得剑阁不可能,所以外面更多的猜测是我们做的。”楚河小声的说道。

????祖秋的眉头直接拧在了一起,脸上出现了一股担忧的表情,然后用手指了指前厅。

????“师叔不在,昨天晚上就不知道跑哪里去。”楚河有点心虚的说道。

????祖秋莫名叹了一口气,然后点了点头。

????楚河小声问道:“师兄,难道真的是师叔做的?”

????祖秋猛地瞪了一眼楚河。

????楚河立马识趣的闭上了嘴巴,不再多嘴。

????沉默了一会之后,楚河又开口说道:“吕安从昨晚消失之后,今天也没什么太大的动静,不过昨天晚上还死了一个人,剑章营的副将范承德昨天晚上好像也被别人给杀了,他们都在猜测可能是吕安动的手,吕安撤退的时候,刚好碰到范承德,然后被吕安一击致命。”

????祖秋直接冷笑了一声,不屑的冷哼了一声。

????“我们知道他们穿一条裤子,但是外面那帮人可不知道,所以这种说法是传的和真的一样,当然也有一些人认为是天外天干的。”楚河小声说道。

????祖秋立马投来了疑惑的目光。

????楚河将自己听来的传言好好讲了一遍,比如许久没有出现的张河,凤栖楼中失踪的女子等等,又将韦愧和羽林卫好好介绍了一番。

????祖秋听完之后,直接一笑而过,丝毫不将韦愧等人放在眼里,这种所谓的布局他最为看不起,只有弱者才会用谋略,强者永远只用拳剑,所有的勾心斗角在他看来还不如直接一拳来的实惠。

????看到祖秋的表情,楚河也是越说越没劲,随随便便就结束了这个话题,然后询问道:“师兄事情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,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?”

????祖秋直接一伸手,看向了楚河。

????“还是我做主?”楚河反问道。

????祖秋点了点头。

????楚河深吸了一口气,微微一笑,直接说道:“既然如此,师兄我想将剑阁和燚火门的人请过来,好好聊聊,将三方之间的间隙聊聊开,否则难免会被别人利用,就像这次燚火门的事情,只要有心人多说两句,那么太一宗无论如何都逃不了干系,事情进展到这一步之前,我们何不主动将这个间隙挑开呢?”

????祖秋看向楚河的眼神都变了变,极为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????楚河立马一喜,“只不过我们这么想,另外两伙人不一定这么想,在这个敏感的节骨眼上,干这个事情,很容易被人误会的。”

????祖秋听明白了楚河这话的意思,直接点了点头,然后指了指自己。

????楚河瞬间大喜,“那这次辛苦师兄了,剑阁那里还好说话,就怕燚火门那里,江琼现在身受重伤,估计见不到面,车界长老好像今晚才到,据说他这人极为记仇,见面之后指不定会刁难一二。”

????祖秋点了点头,也是赞同了楚河的说法,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悟空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kbooks.com/book/92366/295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