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日子一天天过去,陈凡是忙里偷闲,外面的人厮杀的天昏地暗,而陈凡,则是在巨石城里,一边修炼,一边消遣度日。

????闲来就与刘生在院子里下下棋,不然就去后山练习自己的“八步赶仙诀”

????不得不说,陈凡的领悟能力极为的强大,八步赶仙诀在陈凡手里,进步也是极快,但是,这个步法对脚部肌肉的承受能力,也有极其苛刻的要求,所以陈凡不得不修习上几天,就花时间温养自己的腿。

????于是,陈凡在足足一年多的时间里,整个小腿都是红肿的,才消下去,又肿起来,才消下去,又肿起来。

????陈凡这也是没有办法,如果不这样,陈凡的腿必然要废掉。

????于是在这样的进步下,陈凡从彻底掌握了一步,提高到了两步,三步,到现在,陈凡一口气连续踏出三步,已经能十分熟练了,短时间内,速度能有一个极为恐怖的爆发。

????这个爆发,不少人还不清楚,陈凡可以达到玄婴境界以下肉眼几乎无法分辨的程度!

????任何一个没和陈凡交过手的人,猛然见陈凡这一手,必然会被吓到魂飞魄散。

????这是陈凡藏的一个杀手锏。

????当然,这么修行下去,日子也一天比一天过的慢了起来,外面渐渐战争也平息了,双方之间损失惨重,而十二幽狱帮的人,却大有趁势而起的样子,这让鬼陀舍和黑玫瑰的人,不得不双双罢手了。

????一场大战,就此停歇了下来,不知不觉,春去秋来,陈凡也成为了幽禁狱里,巨石城中的一个老人。

????陈凡按例,被经常派出去执行一些任务,但总是过不了多久,就又被招回来。

????一时陈凡就在这样的日子里,枯燥的一天天过去。

????幽禁狱的每一天,大体都是如此,每几天,就有人被释放,黑使者会进入,把该要释放的人带走,而每几天,也必定会有新人被送入,带进幽禁狱来。

????有人出,也必有人进,陈凡在幽禁狱里的日子,转眼就过去大半。

????一晃,十年后。

????“踏遍青山人未老,这边风景独好。”

????院子竹林前,一声长啸,伴随着这长啸声后,声震丛林,一人从远处飞来,落在这院子前,朗声大笑的道,“陈兄,还闷在院子里画画呢。”

????院子里,一人捧着一盆脏水,恰好从这个屋子里走出来,来泼水,恰好就是周默存。

????十年下来,周默存风华正茂,但却彻底褪去了青涩,二十八九岁,人一下成熟了太多。

????捧着这盆水出来,看见刘生,一点也不害怕,反而还敢不咸不淡的开起玩笑,“刘先生,你几日就来一趟,我这门前种的草都要被你踩死了。”

????周默存泼水在门前道。

????“老陈呢?”

????“屋子里呢。”

????“得,你自己去忙。”刘生头也不回,就往屋子里钻进,一进屋子,刘生就揶揄的道,“唷,还在忙呢。”说着,大刺刺,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就喝了起来,一饮而尽。

????窗前,碎金色的阳光从屋子外照射了进来,几分明媚,几分梦幻。

????一架画架支起,画架前,一个男人拿着笔,安安静静,正在绘画,这男人侧脸英俊,十年的时间,不在他的脸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,仿佛是一个不老男神,画画的时候,极为的专注。

????仿佛不是在画人,而是在修行一般。

????一袭长发早就蓄起,经过合理的剪裁,已经垂到腰间。

????眸子里,点漆如墨。

????“画什么呢?”走到这男人身边,刘生低头看去,画上,画着三个女人,各自不一,上首处,云烟雾绕,晓月当空,一女子如嫦娥仙子,面庞朦胧而不可见,高高在上,宛如谪仙。

????绘画向下看去,大地桂树之下,一古典女子挽起衣袖,凝神绘画。

????一袭宫袍,却越发的衬托着这女子妆容典雅,高贵,又贤惠不已。

????一侧,一女孩亭亭玉立,初初长成,笑靥天真。

????三个女孩,各自有千秋,却画出了魂,活灵活现,好像是真的一般,似乎就要从这个画里走出,可见陈凡的绘画技艺,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绘画的人不注入灵魂,根本画不出这样的画来。

????“嗯?这三人是谁?”刘生好奇,“我经常看你画画,却永远离不开这三个人。”

????“呼。”陈凡迷离的眼神,渐渐恢复了一丝清明,而提起的手臂,终于放下,一副绘画已经完成了,陈凡的眼神变的分外温柔了一些,“这个,是我的师傅。陈凡先指了指月宫之上的人。”

????“而这个桂树之下的人,则是我的发妻。”

????“这旁边的小女孩,则是我的女儿,嗯。。。现在的她,应该已经长大了吧。”

????“哦。”刘生缓缓点头,原来是想家人了,他的眼神也不禁有了一丝恍惚,同时,刘生羡慕的道,“你有一个完美的家庭。”

????“是啊。”陈凡会心一笑,丝毫不与谦虚。

????刘生也丝毫不觉得奇怪,而是由衷的道,“你入狱已经十二年了吧,这么算来,你女儿也应该二十七八岁了,或许已经嫁人了吧?”

????“我觉得也是。”陈凡缓缓点了点头,莫萱于自己而言,可以说有血缘关系,也可以说没有。

????这些年,陈凡是真把她当自己亲生女儿看待,只是可惜,在她还不到十五岁的时候,陈凡就已经入狱了,在她最重要的年华,而自己没有陪伴她。

????想来,她也应该已经长大,嫁人了吧?莫萱在陈凡的脑海里,容貌已经模糊,不可辨认。

????莫萱长大之后成了一个什么样子?陈凡也不知道。

????“再有八年你就能见到她们了。”刘生笑了笑,拍了拍陈凡的肩膀,“等我出狱,我这个做叔叔的,一定给你女儿补上一份婚礼的礼物。”

????“那就多谢了。”陈凡笑着道。

????“来,今天是和你说正事的。”说着,刘生的表情才稍稍肃容了一些,“七天前,陶尊者出狱了,这些日子,又进来了两个新人。”

????“陶尊者?”陈凡脸色凝重,“血典上排名第二的那位?他出狱了?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悟空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kbooks.com/book/92320/93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