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很快就开饭,宋冕肯定提前和林村长打了招呼,他们家做了一大桌美食。

????全部都是与荷花有关,大菜就有荷叶鸡,莲花白鹅,荷香鱼和莲心扣肉。

????小菜就有酿耦碎,荷塘小炒,鳕耦南瓜盏,炸荷花……

????面食有荷花酥,荷香小笼包,和汤菜是莲子汤……

????每一道菜都各有特色,色香味俱全,吃得云想想有点停不下来,这大概是她吃过最全的一顿荷塘盛宴。

????饭后,林村长有事外出,村长妻子给他们说准备了休息间,如果要休息可以去午休。

????宋冕说先带着云想想外面走走,消消食。

????走出去就看到基本是上了年纪的人留守在村子里,除了六岁以下的孩子,就是三十多岁以上的中年,很难见到青少年。

????“都在外面读书,全部都住校,路太远,没有特殊原因,都是长假才回。”宋冕敢这么肆无忌惮带着云想想来,自然是考虑周全。

????留在这里的人基本都是辛勤劳作的人,他们也有电话,大多都不是智能,就图打个电话联系方便,电视机看是看,但能够看到云想想的几率极少。

????“这里真的很美,我觉得站在这里,就像从池塘里随风摇曳的荷花,能够沉淀心情,洗去疲累,绽放清雅。”云想想肆无忌惮地牵着宋冕的手,沿着荷塘边缘走,“这里荷塘好大。”

????“有几百亩荷花。”具体数字,宋冕也不知道。

????“那每年产出应该很大呀。”云想想觉得村子却不大,大概就三四十户人家。

????“从鱼虾鸭鹅到荷藕莲子之类的东西,这个村子每年的产出近千万。”这一点宋冕倒是很清楚,每户人家一年能够分到好几十万,他们不算特别富裕,但也不再是贫瘠。

????“为什么不修路呢?”云想想想起了刚刚的颠簸。

????这里的产出物品质应该不差,就云想想刚刚尝到的就很好,把路修好一点,发展起来会很快。

????“他们只想活得自在一点。”宋冕侧首浅浅一笑。

????不是没有余钱修路,也不是没有人相关部门找上门,他们都拒绝了,别看这里只有三四十户人家,但他们宗族观念很强,相关部门都不敢过多逼迫。

????他们安安分分,不特别排斥与时俱进,不拖县里发展的后退,却不想他们的一方小天地,被培养成一个换取利益的景点。

????都很清楚盛极必衰的道理,这么美丽的地方是他们辛辛苦苦营造出来,这里是他们的家园,他们并不想自己的家园成为了别人花钱就可以随意来去的地方,把这里的淳朴和美好熏染。

????林村长早年也在外面闯荡过,不是混不下去才回乡,而是经历了太多沧桑。

????他们现在不是过不下去,就不想这里变成他曾经看到过的地方,希望祖祖辈辈都能够把这里守护下去。

????要打拼要辉煌,去外面随便怎么折腾。

????但谁也别想打起家乡的主意,这里是留给他们在外面疲倦心累之后回归的一片净土,一方祥和。

????“被你这么一说,我都想以后留在这里养老。”云想想更喜欢这里了。

????现在这样的净土,这样淳朴不受污染的地方,真的是越来越少。

????云想想和宋冕走过,还看到有人端着一碗鸡汤送给周边邻居,这样的举动在外面已经不复存在。

????那些地方竞争太强,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太大,防备心更是让人心越冷。

????“宋医生,我撑船载你们一圈?”就在这个时候,林村长的儿子撑着一个小船朝着他们这边来。

????宋冕牵着云想想的手,就走到了一个可以停船的地方,他和云想想上去之后,就从对方手里接过船桨:“我带她去看看,你去忙吧。”

????林村长的儿子三十多岁,给宋冕投了个我懂我知趣的眼神,就果断的不做电灯泡。

????宋冕把船划到荷花从中,侧首就看到云想想单手撑着下巴,目光亮晶晶地看着自己。

????“怎么这样看我?”

????“自豪呀,我家宋先生真是无所不能。”云想想都不知道宋冕还会撑这种古老的船。

????此刻的小船已经到了荷叶最密集的中央,荷叶出水很高,荷花朵朵绽放,都说西湖接天莲叶无穷碧,但比起这里来,也未必不会逊色。

????今天并不是特别晴朗的天气,白云很厚,阳光穿过云层变得不那么刺目和热烈,浅淡的撒上一层,温柔而又神圣。

????他的小女朋友就那么屈膝坐在船头,美目里仿佛荷叶下的碧波浅浅涤荡,满满倒映着他撑船的挺拔身影,身后娇美粉嫩的荷花,都被她过于美丽的容颜衬得有点黯然失色。

????一时间,竟然让宋冕看得有点痴迷。

????察觉宋冕又被自己美到,云想想心里就更美了。

????双手捧着脸:“我更骄傲,能够无时无刻让无所不能的宋先生被我所惑。”

????“那是因为你不知道,你在我眼里到底有多美。”被云想想调侃,宋冕也不觉得不好意思。

????此刻撑船采荷采莲的人也不少,不然宋冕肯定要给自己谋取点福利。

????他脸皮厚不在乎,却知道云想想其实脸皮薄,不敢把她惹恼。

????只能心里略略有点遗憾,这么想着就开始琢磨下次再带云想想去看美景,得找个方便下手的地方。

????云想想不知道她心中这会儿神圣无比的宋冕,心思已经飘到其他地方,不然非得啐他一脸。

????宋冕把小船撑到荷花盛开最多的地方停了下来,坐在云想想的旁边,拍了拍自己的腿:“睡个午觉吧。”

????云想想一点不矫情,挪了挪位置,就躺下来,枕在宋冕的腿上,仰望着白云深深的天空。

????沐浴着细碎不刺目的阳光,嗅着情分之中淡雅清宁的荷香。

????枕着最心爱,能够给他最大安全感的男人腿上,即便睡姿没有那么舒服,也觉得这真是人世间最极致的享受。

????宋冕却早有准备,拿了一把口琴出来,放在唇边,缓缓吹奏起那一首《佛莲》优美动人的旋律。

????将云想想送入甜蜜的梦乡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悟空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kbooks.com/book/92261/847/